Akayi

随便写点东西啊什么的

【短篇】日常

午后,恬淡的阳光勾勒出倾斜的阴影。

宁静的咖啡馆里,静坐着一个少年。黑发黑瞳,一眼看去就能判断是亚洲人的样貌。身着普通的黑色衬衫和深色的牛仔裤。他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心不在焉地用小小的圆形小勺缓缓搅拌眼前的一杯咖啡,卷起一个小小的漩涡。

坐在他对面的,大概是友人一类的角色,又或者只是“名义上的友人”。

“啊啊,你这个混蛋这次又考那么好。”友人抱怨道。

“还好吧,反正测试时我一直在睡觉啦。”少年慢悠悠地回复着。

“可恶!考试睡觉还考那么好,你还真是个怪物呢。”像是宣泄不满一样,友人咬牙切齿地说着。

少年浅笑着,将目光移向窗外—窗外有一个超大的电子屏幕。

这,大概就是少年们的日常,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就好像这个时期的所有的人一样,无非就是担心测试,无非就是抽空时玩会游戏,无非就是偶尔谈论一下女生,无非就是关心一下流行的元素。

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接近于日常。

平淡无奇的每一天,和战争、政治、经济这一类庞大又抽象的东西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但似乎,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下面,让我们来具体介绍一下学园都市的超能力者们,首先是第一位,垣根帝督,能力是未元物质!第二位,御坂美琴,能力是……”

超大电子屏幕上的女主播喋喋不休。

“喔喔好厉害!是超能力者诶!!”友人激动得站了起来,“话说有了超能力生活应该很方便吧,真好呢学园都市,我也想去啊。”

“不过超能力者脑子一般都挺好使的,像你这样的估计进去了也只能当个无能力者吧。”少年抿了一口咖啡,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是是,我知道了,你这家伙真够烦的。”

少年依然望向窗外,外面,天空一片明澈,用小学生的作文语言来形容,就好像是洗涤过的蓝宝石。

晚秋的风,越过窗棂,轻拂少年细碎的黑发。

“话说,我记得我小时候本来也是要去学园都市来着。”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懒懒地开口道。

“哈?那你为什么不去?”

少年认真地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养了只猫,那时我怕我走了以后没人照顾它,所以死都不肯去。”

友人愣了一下,随机拍着桌子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就因为这点破事?你这家伙也太优柔寡断了吧哈哈哈哈!一点都不像你啊哈哈哈哈!”

“不过现在想想这样也挺好的吧,毕竟去了学园都市就遇不到你们了。”少年微笑着,然后端起杯子,将里面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

这就是少年的日常,打打闹闹却又充满欢乐的日常,虽说是日常,但每一天却又那样的充实和快乐。

没有黑暗,没有悲伤。有的仅是青春的活力与朝气。

我现在所拥有的生活,大概也是某人所期待的吧。

少年望着遥远的天空,情不自禁地想到。

【论坛体】group厨与school厨的撕逼大战

私信

group's drum:你好,呃,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小妹妹?

Last Order :御坂的识别名是Last Order哦。

group's drum:诶?ID名就是真名,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Last Order :没关系的,do,御坂御坂自信地说。

group's drum:那交个朋友可以吗?放心好了姐姐不是坏人。

Last Order:一般坏人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do,御坂御坂一针见血地指出。

group's drum:[图片][图片]上面一张是我的学生证,下面一张是我本人的照片。

Last Order:欸欸欸突然之间为什么要鲍照啊?do御坂御坂感到不知所措。

group's drum:所以说只是单纯地想交朋友,可是你又不相信我【摊手】

Last Order:不是说不相信啦,御坂御坂为自己辩解道,但是如果遇到坏人就不好了,御坂不想给那个人添麻烦。

group's drum:是这样吗,last order酱真的很懂事呢,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妹妹就好了。

Last Order:那是当然咯。但是御坂相信你是好人,因为御坂已经核实过你的信息,确认没有危险了。

group's drum:那我们就是朋友啦~

Last Order:嗯,话说,御坂可以叫你鼓酱吗?do,御坂御坂询问道。

group's drum:当然可以。呐呐,last order酱,我们来面基怎么样?

Last Order:你有什么企图?do,御坂御坂学着那个人的口气严肃地问道。

group's drum:情报,关于你所说的那个人。

Last Order :是这样啊,但是御坂现在正在住院中,do,御坂御坂无聊地说道。

group's drum:诶诶你住院了?发生了什么事?

Last Order:无可奉告,do,御坂御坂故弄玄虚地说道。

group's drum:那我来医院看你怎么样?一个人在医院很无聊的对吧。

Last Order:是的,医院里面很无聊,do,御坂御坂寂寞地说道,但御坂不会那么轻易地将那个人的情报给别人的,do,御坂御坂坚决地作出回复。

group's drum:你喜欢巧克力冰淇淋吗?

Last Order:[图片]这是医院的地址,请你快一点,do,御坂御坂催促道。

group's drum:收到!

————————分割线————————

这里是作者颜酱ww以上就是鼓酱和lo的聊天记录,关于鼓酱的设定,大概就是像我一样的萝莉控(笑)果然大姐姐x小萝莉这样的相处模式很可爱啊,让我的通行禁止魂哭一会吧【啊等等等等一方请你把手枪收回去】话说你们觉得炮姐xlo或者小黄书xlo或者是lox芙蕾米亚怎么样?【啊等等等等一方请你把手从电极上拿下来!】

【论坛体】group厨与school厨的撕逼大战(3)

106l Group 赛高!

………

107l 100% noisy

………

108l 爱喝school的鸽子

………

109l schoolxgroup

………

110l group's drum

………

111l group's voice

………

112l Acceleration

………

113l No school no life

………

114l 打酱油的白菜

………看得我……那啥……感觉尴尬症又犯了

115l DM扑倒Acc

105l真是话题终结者………

116l 打school的group

总有种一群人在进行肮脏的交易突然被人发现的那种错觉………

117l DM的娇喘超好听 回复116l:

不是错觉………本来就是真的在进行肮脏的交易……

118l Last Order

你们都是小孩子啊啊啊!!怎么能看这么污的东西呢?!do,misaka摆出大人说教的姿势。

119l DM扑倒Acc 回复118l:

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20

120l Last Order

但但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do,misaka感到语无伦次!

121l 最爱绢旗

misaka是指御坂美琴?楼上是炮厨吗?

122l Last Order 回复121l:

算……算是吧,但准确点说是妹妹啦,do,misaka misaka骄傲地回复道。

123l bilibili

卧槽是妹妹!!请告诉你姐姐我爱她!

124l 指尖跃动的电光 回复122l:

请帮我问一下你姐姐愿不愿意做我老婆。

125l 我是炮厨我自豪 回复122l:

请问你愿意我做你姐夫吗?

126l 最爱绢旗

炸出了一堆炮厨……话说你们怎么知道122l真的是炮姐的妹妹?

127l Last Order 回复126l:

misaka真的是妹妹啦!比如今天下午四点姐姐大人会在二十五学区逛饰品店,你们可以去蹲守,do,misaka misaka抖出了关于姐姐大人的情报。

128l 最爱绢旗 回复127l:

你就这样把你姐姐卖了……?

129l Last Order

嘛,这样虽然不太好,不过姐姐大人是不会怪御坂的,而且御坂也没说是哪一个饰品店,do,御坂御坂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

130l 我是炮厨我自豪

@指尖跃动的电光
指光酱去论坛通知所有炮厨,把二十五学区的所有饰品店的具体位置查出来,每家店至少蹲守两个人,一旦发现炮姐就发出信号通知其他炮厨。

131l 指尖跃动的电光

收到!

132l bilibili 回复129l:

感谢小姨子提供的情报。果然来看group厨和school厨的撕逼是正确的。

133l 最爱绢旗

现在变成了炮厨的专场吗?group厨和school厨呢?

134l Group 赛高!

我们在潜水有意见吗?

135l Acceleration

炮姐的妹妹为什么会来我们group领地?话说炮姐也才初中而已,那她的妹妹……岂不是小学生?

136l 100% noisy 回复135l:

或许炮姐的妹妹是group厨,如果是这样炮姐还挺苦逼的,自己的妹妹不厨自己而且就在刚才还把自己卖了23333

137l group's voice

hhhhh炮姐内心是崩溃的,感觉今天下午四点炮厨要上天啊,被电上天。

138l 我是炮厨我自豪

楼上请放心,防护措施已经做好了。

139l group's drum

hhhhhhh卖姐姐的熊孩子,其实挺可爱的

140l Last Order

御坂才不是熊孩子!do,御坂御坂生气地跺着脚!

141l group's drum 回复140l:

那你几岁了?小妹妹。

142l Last Order

御坂今年十岁了哦,某种意义上来说………

143l DM扑倒Acc

十岁………对不起我是罪人我摧残了祖国的花朵我该死!

144l 打school的group 回复143l:

那楼还是删掉吧,毕竟小孩子在这里。

145l DM扑倒Acc

来不及了,人家已经看见了。

146l group's drum

感觉十岁就上论坛好了不起啊,我十岁那会还在写玛丽苏小说。

147l Last Order

那是当然,do,御坂御坂得意地说。

148l group's drum

小妹妹,那你介意爆个照吗?

149l group's voice

我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

150l Last Order 回复148l:

诶,可是那个人不允许御坂把个人信息告诉网上的陌生人。

151l group's drum

那个人……是指你姐姐吗?

152l Last Order

不是哦,那个人是御坂的……监护人吧,但同时也是group的主唱哦~御坂御坂开始透露重要的情报。

153l Group 赛高!

卧槽楼上信息量好大!!

154l 打school的group

也就是说,我老公是炮姐妹妹的监护人?那么我和炮姐是什么关系?!

155l 100% noisy

我想说为什么炮姐的妹妹的监护人会是Acc?

156l Acceleration

那么问题来了,炮姐和Acc什么关系?

157l Last Order 回复156l:

唔,没有什么关系吧,硬要说的话大概是两个傲娇?do,御坂御坂不确定地说。

158l Group 赛高!

傲娇……我家Acc原来是傲娇啊,话说不应该是霸道总裁之类的吗【怒掀桌】

159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我正准备写Accx原女的bg文,看到楼上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160l Acceleration

傲娇不是很可爱吗?现在的女生怎么一个个都喜欢霸道总裁?总裁文看多了吧。

161l No school no life

呵,group厨也不过如此嘛,连自家爱豆什么性格都不知道。

162l group's voice

嘛,毕竟我们Acc没有你们DM那么高调啦,基本都不参加什么综艺节目,也不喜欢显摆炫耀啊,我记得他就参加过一个美食料理节目。

163l 100% noisy 回复162l:

就是那次爱豆展示厨艺的那个?我记得我家Acc凭借电饭煲拿了第一名2333,然后DM做出来的………东西,好吧其实成为东西已经很勉强了23333

164l school是绝对的

黑历史还是不要提了,又不是每个偶像都擅长料理,再说Acc用了电饭煲不算是真实力吧,我现在想知道节目组收了多少个电饭煲,反正这背后一定有肮脏的交易。

165l group's drum

[图片]
我要出去面基了哦~

166l Dark Matter身后的小翅膀

什么鬼,我少看了一楼?还是十楼?

167l group's voice

………

168l FFF团火系大法师

祝愿楼上分手快乐。

169l Group 赛高!

心疼v酱1s

170l 100% noisy

人群中为何v酱的头发是绿色的?

171l Acceleration

只有我一个人在意面基的对象?

172l group's drum 回复171l:

就是炮姐的妹妹last order酱,我和她私信聊过了,她现在因为某些原因正在住院,虽然过几天就能出院了,但因为Acc要工作所以不能陪她,毕竟小孩子嘛一个人在医院很无聊的然后我就去看看她,顺便用巧克力冰淇淋来交换有关Acc的情报。

173l 最爱绢旗

她先前卖了自家姐姐,现在又因为一个冰淇淋卖了自家监护人233333333怎么办啊我好想笑,这小萝莉还挺腹黑的hhhhh

174l group's drum

腹黑是萌点啦~

175l group's voice 回复174l:

什么!你为了那个女人,于是抛弃了我?

176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hhhhhhh年度苦情戏即视感。

177l group's drum 回复175l:

v酱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只有十岁。

178l Group 赛高!

其实我还是觉得不太好吧,鼓酱你一声不吭地去和萝莉约会,考虑过v酱地感受吗?

179l 打school的group

是啊,你这样会让v酱伤心的,所以还是不要去了。

180l group's drum

你们想看Acc穿私服的样子吗?

181l Group 赛高!

其实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毕竟鼓酱是为了我们广大group厨的福利。

182l 打school的group

鼓酱加油!我支持你。

183l group's voice

喂喂楼上两位画风转变得太快了吧!………我要双倍福利,不然我就把鼓酱【哔—】得下不了床。

184l Acceleration

坐等Acc私服。

185l group's drum

我到医院门口了哦~

186l 100% noisy

哪家医院啊,我也想去。

187l group's drum 回复186l:

抱歉为了保护last order酱的隐私,地址我无可奉告。

188l 打school的group

怎么有种见总统的错觉?

189l group's drum

报告组织,成功潜入医院内部,正在寻找病房。

190l Acceleration 回复189l

嗯,很好,只要你能带着Acc的私服照并且活着会来,组织一定重重奖赏!

191l group's voice

神ID你好像给鼓酱立下了死亡flag。

192l 100% noisy

话说你们看新闻了吗?二十五学区的电力系统瘫痪了诶。

193l Group 赛高!

我堵五毛是炮姐干的。

194l 打school的group

我压一本本子一定是炮姐干的。

195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我压十包辣条。

196l Acceleration

所以你们都在下注吗都没人关心一下炮厨的死活?心疼炮厨一秒钟。

197l 100% noisy

鼓酱还没到吗?

198l group's drum

那个……我好像在医院里迷路了……

199l Acceleration 回复198l:

组织如此信任你,你竟然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200l group's drum

啊啊等等这医院也太大了吧。

201l 100%noisy

鼓酱路痴一枚,鉴定完毕。

202l group's drum

啊找到了!

203l 打school的group

Acc私服照Acc私服照Acc私服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4l group's drum

当然啦我不会忘的毕竟dhwiiJhhduidkjhrbbrhemkekskkdkkdkdkdjjjjdhehbwbwbbwbwjkakkkqkqloqosjjdn

205l Acceleration

上面一串乱码什么鬼?



























【论坛体】group厨与school厨的撕逼大战(2)


56l 100% noisy

我是一个无能力者,反正大家应该都知道在这座城市里无能力者和超能力者的待遇差别是很大的。反正我那段时间一直很自卑,也很羡慕有超能力的学生们,然后当时我同学给我安利了一个软件叫幻想御手,说听了就能拥有超能力,当时我觉得这玩意简直在扯淡,但后来没忍住还是听了。反正这就是万恶之源,后果会怎样大家都应该挺清楚的,那次事件闹得挺大的。

57l 100% noisy

后来我在医院呆了一段时间调养,那段时间真的超痛苦,我都不知道应该怎样活下去,甚至产生了自杀的念头,用小刀割手臂直到流出血,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后来我颓废好长时间,直到听到group的歌,我记得group当时刚出道不久,而当天我刚好计划着要自杀。那首歌是99% noisy,group的成名作,那个声音我到现在都没办法忘记,那是即使是堕入黑暗也渴望着救赎的声音,里面有悲伤和黑暗,但也有着对光明的追求。

58l 100% noisy

那首歌我是听哭了,当时就觉得主唱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后来我就打消自杀的念头,重新回到阳光下,可以说如果没有group的话,我早就死了。

59l Group 赛高!

原来noisy酱有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我一直以为你挺开朗的。

60l 100% noisy

当然现在都过去了。

61l No school no life

个人经历不同吧,对于你来说group是拯救你性命的存在,但对于我来说group是断送我梦想的存在。

62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回复61l:

喂这不是故事会啊!我还是很好奇为何你会幻想你们主唱是第二位。

63l Dark Matter身后的小翅膀

+1,这是我唯一一次同意group厨。

64l DM的娇喘超好听

+10086

65l No school no life

首先,我们家DM演唱会到高潮是都会有翅膀冒出来对吧,那个翅膀真的很真实,但实际上是DM用能力早出来的。

66l group's drum 回复65l:

你怎么知道是用能力而不是特效?

67l No school no life 回复66l:

有种东西叫AIM监测器

68l Dark Matter身后的小翅膀

life君深藏不露啊

69l group's voice

woc这玩意演唱会的时候能带进去?!

70l No school no life 回复69l:

当然不能,但远程监测还是可以的。

71l 打酱油的白菜

不明嚼梨

72l No school no life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能力会产生翅膀?只有第二位的未元物质。

73l 打school的group

卧槽第二位的能力原来是未元物质………所以未元物质是什么鬼啊?

74l Acceleration 回复73l:

未元物质就是产生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物质,不是还没发现或者理论上应该存在,是真正不存在的东西。

75l 打school的group

感谢神ID科普

76l DM的娇喘超好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来我家DM有这样bug的能力,我要炸裂!

77l Group 赛高!

但只是推测吧,并没有证实真的是这样,或许是别的能力者以另一种形式产生的羽翼,不一定就是未元物质。

78l No school no life 回复77l:

确实不能百分百证实,但是有很大几率是。

79l school是绝对的

hhhhhh我怎么觉得group厨因为听说我们家DM很有可能是第二位,而自家主唱什么也不是,所以觉得嫉妒呢。

80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卧槽ls脑子有病吗?第二位就第二位有什么了不起啊,上面不是还有个第一位压着吗?再说乐队实力是比唱功人气又不是超能力,你tm尽在那显摆有个卵用,school厨真是一群狗

81l DM的娇喘超好听

exm?group厨不是你们先引战吗?到底谁是狗看看清楚啊。

82l group's drum

反正school你们这些下三滥觉得唱功和人气比不过group,就拿能力来说事咯?

83l No school no life

那么不谈能力,就谈身体素质的话Acc还是比不过DM,168的能和180的比?

84l 100% noisy

啧,你们school厨怎么总喜欢拿能力身高这种外在的东西炫耀,这都是下三滥才会干的事。

85l group's voice

对不起,83l说我们主唱只有168的时候我可耻地笑了,我不配做group厨【捂脸逃】

86l group's drum

v酱你不是一个人,对不起组织我也可耻地笑了

87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报告组织我本来很严肃,但是上面两个人害得我也可耻地笑了。

88l schoolxgroup

168和180,不是最佳情侣身高差吗?话说既喜欢school又喜欢group的只有我一个吗?

89l DM扑倒Acc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90l Acc在DM身下

卧槽楼上不是那个画DM上Acc本子的大大吗?膜拜大角虫!

91l Group 赛高!

可啪本子是什么鬼啊这么丧心病狂,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cp。

92l Acceleration

以前的年轻人都是留图不留种,现在的年轻人连图都没有。

93l DM扑倒Acc

[图片]
[图片]
[图片]
想要的私信我

94l No school no life

楼上老司机【私信已发,祝您一路平安】

95l group's voice

骑乘式啊,我和鼓酱还没试过这个姿势呢【私信已发,祝您一路顺风】

96l group's drum回复95l:

嗯那今晚我将就一下,就在下面吧【私信已发,好人一生平安】

97l DM的娇喘超好听

虽然DM不是受方感觉有点可惜【私信已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98l 爱喝school的鸽子

喂喂说好的撕逼呢,我离开了没多久这楼就歪成这样了?【私信已发,祝您提前,哦不,身体健康】

99l Group 赛高!

不要把这种东西给我看!!太污了!!【私信已发,衷心祝愿老司机飙车不翻车】

100l 100% noisy

hhhhh楼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私信已发,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101l FFF团火系大法师

95l,96l又在秀恩爱,烧烧烧!【私信已发,我代表FFF团向老司机致敬】

102l Acceleration

FFF团这次来晚了【私信已发,还有别的姿势的吗?】

103l 打酱油的白菜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来替大家总结一下这个帖子,原本双方都是气场全开想要大撕一场,突然一个school厨开启了讲故事模式,group厨一看顿时觉得不服,表示讲故事谁不会啊,我们也会讲,而且讲得更加有水平,于是撕逼战变成了故事会,school厨一看,不好,文科方面压制不住他们,那就换理科吧,于是分析帝站了出来,用他严密的思维逻辑阐述了为何他们爱豆就是传说中的老二,group厨一看沙雕了,woc我们这里全是文科生啊,不行不行,还是转到撕逼上来吧,但正当双方又要开撕时,伟大的老司机站了出来!!他以那高超的飙车技术吸引了双方的眼球,使得撕逼战场变成了飙车现场,双方久违地站在了同一立场,恭喜老司机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私信已发,感谢伟大的老司机】

104l DM扑倒Acc

谢谢大家的祝愿,有了你们的支持我就有动力继续画下去!

105l Last Order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93l的是什么东西啊!!do,misaka misaka捂住了眼睛!




【论坛体】group厨与school厨的撕逼大战

school厨真恶心

1l Group 赛高!

rt,我们班的人全是school厨就我一个厨group,本来我对school也没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我给我们班的人安利group,他们却说:group是什么啊听都没听过,我只喜欢school。我只想说你们脑子有病吧,全世界难道只有school一个乐队?反正从此对school路转黑。

2l 100% noisy

摸摸lz,现在school厨们越来越没素质了,果然nc粉的力量是无限的。

3l 芙兰达萌萌哒

item厨默默围观,话说lz标题有引战的嫌疑啊,坐等一大堆school厨来撕逼。

4l Group 赛高!回复2l:

谢谢安慰qwq

5l Group 赛高!回复3l:

撕就撕,说得好像我们group厨撕不起一样。

6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同不喜欢school,第一次看到school主唱的时候感觉好娘啊,还是我老公霸气。

7l Group 赛高!回复6l:

就是啊,school主唱真tm娘搞一对鸡翅就以为自己是天使能上天。还有明明是我老公啊!

8l 100% noisy

情敌们拔刀吧。

9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行行行,你们撕吧,我老公在床上叫我呢。

10l school是绝对的

group厨请自重,我们主唱没你说的娘,我们主唱也是付出努力和汗水的好不好。再说你们group主唱唱功又没有我们主唱好,只知道拿个话筒在那死喊,真不明白是怎么是怎么火起来的。

11l group's drum

笑看楼上school脑残粉,你知道摇滚是什么吗?我还说你们school主唱声音很娘呢。

12l group's voice

抱住楼上鼓酱!区区school厨竟然敢黑我大group!

13l group's drum 回复12l

嗷嗷v酱能和我站在同一战线我真是太幸福了!

14l FFF火系大法师

撕逼就好好撕,秀什么恩爱?

15l school是绝对的

啧,你们group厨人多就了不起吗?

16l Group 赛高!回复15l:

抱歉这里本来就是我们group厨的地盘,你一个外人跑到这里来和我们撕逼现在撕不过反而怪我们人多,exm??

17l school主唱在我床上

可笑,本来就是lz先发引战贴的好不好,否则我们会高兴和你们撕逼?没想到group厨素质竟如此低下。

18l 100% noisy

楼上自嘲完美。

19l 爱喝school的鸽子

前方召唤我大school厨撕逼大队
@Dark Matter身后的小翅膀
@No school no life
@DM的娇喘超好听

20l Dark Matter身后的小翅膀
遵从鸽子菌的召唤,秒天秒地秒group!

21l 100% noisy
啧,觉得实力差距太大所以开始搬救兵了吗?用我们家Acc的话来讲,你们不过是些下三滥。

22l DM的娇喘超好听

我来讲个笑话好了,关于group的鬼畜视频比他们发行的单曲多了整整3倍。

23l 医理杀白鼠

ls懂不懂什么叫鬼畜,我们之所以鬼畜group是因为我们对他们爱的深沉。

24l Group 赛高!回复22l:

22l你傻吗?鬼畜视频多说明人气高。

25l No school no life

感觉group最近智商下线,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DM是学园都市排名第二位的Level 5吗?你们主唱算个毛,看我们主唱吊打你们主唱。

26l 打酱油的白菜

卧槽ls吓到我了,赔钱!

27l 打school的group

卧槽lss吓到我了,赔钱!

28l Group 赛高!

卧槽ls和lss还有lsss你们都吓到我了,赔钱!

29l 100% noisy

卧槽楼上的一群人都吓到我了,你们都要赔钱。

30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卧槽你们的队形吓到我了,全都要赔钱!

31l 专业破队形二十年

破!

32l group's drum

卧槽ls突然破队形吓到我了,赔钱!

33l group's voice

卧槽ls我cp吓到我了,赔钱!

34l FFF火系大法师

卧槽ls和lss又开始秀恩爱了,烧钱!

35l 最爱绢旗

你们group厨真会玩,重点不应该在25l吗?

36l Acceleration

现在厨们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把自家爱豆说成是Level 5?Level 5s表示这锅我们不背。

37l Group 赛高!

膜拜楼上神ID

38l 比例比例 回复36l:

这话说的有点片面,像新兴偶像御坂美琴和食蜂操祈就分别是第三位和第五位。

39l 打school的group

ls说的没错,但这并不能证明school主唱是第二位,Level 5哪有那么闲去搞乐队?

40l No school no life

啧,愚蠢的group厨

41l DM的娇喘超好听 回复40l:

life君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42l No school no life

是我推理出来的。

43l 最爱绢旗

这楼好像已经歪了,说好的撕逼大战呢。

44l 我老公是group主唱 回复42l:

推理?你确定不是中二期少女的幻想吗?

45l No school no life

楼上的group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确实是推理出来的,而且是有依据的。我待会会把分析过程发出来,但在这之前,我想给你们group厨将一个故事,关于我为什么会讨厌group。

46l 打酱油的白菜

前排出售爆米花、瓜子和板凳。

47l group's voice

前排吃瓜

48l group's drum

瓜里下毒

49l Group 赛高!

前排吃猹。

50l No school no life

woc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插楼啊,所以我最讨厌你们group厨。

51l 打school的group

ls你就是因为我们插你楼就讨厌group?什么嘛我还以为有什么故事呢,散了吧大家都散了吧。

52l No school no life

我还没讲呢!
原来我确实知道group,但没有听过他们的歌仅仅只是知道而已。直到有一天,我楼上新搬来一个女孩子,她是个group厨,所以每天晚上都在放group的歌,group厨们你们应该很清楚group的歌都是那种特别吵的,然后她每天晚上都吵得我睡不着觉,然后那段时间我又要准备毕业考,我是想考长点上机来着,楼上的妹子刚好和我同一届,她也想考长点上机因为group主唱就在那里,但我不知道她是脑子有病还是什么,备考的那段时间天天放音乐,搞得我那段时间睡眠一直不足,毕业考的时候差点在考场里睡着了!!所以最后我与梦想失之交臂,而楼上那个妹子却考上了。

53l Dark Matter身后的小翅膀

心疼life君qwqq那个女孩不得好死!!

54l 100% noisy

好想吐槽怎么突然开启了讲故事的模式,但看了52l以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55l 最爱绢旗

喂喂说好的撕逼怎么突然变成讲故事了?












黑化

少年微笑着张开双臂。好像要拥抱这个城市一样。

“这个世界很美丽,我不止一次这样认为。”

“所以想要守护它,让它不被黑暗染指。”

周围开始安静下来。

“漂浮的云也好,流动的风也好,温暖的光也好,还有……人们也好。”

“我深深的爱着他们,爱着整个世界,爱着人类。”

“只要是爱着,就会产生被爱的错觉。”

少年依旧微笑着,脸上满是泪水。

他缓缓的掏出黑色的手枪。

“所以,能守护我所爱的,就足够了。”

漆黑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如果有来世的话,我想做一个憎恨这个世界的人。”

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随想】disappear

有些词语啊,真的是以一种温柔的方式来阐述残酷的事实。

分离、崩坏、消失、永别……

还有“结局”。

EG结局出来后,我就想着如果是过去的我的话,一定会愤慨地高喊着“我要给作者寄刀片”。

但现在我不会。

我开始渐渐明白,站在作者的角度,他一定是希望编一个故事,可能圆满可能不圆满,这个故事围绕着某个人物展开,一切的情节全是为了圆这个故事,其中,必须要有某个人的牺牲,或是蜕变。

所以我开始接受某人的死亡、离去、消失。开始接受悲哀的结局。

我没有资格来指责作者,他创造了我喜欢的人,所以毁灭他也是他的自由。

直到补完EG结局后,我只想说:

太草率了,真的太草率了……

心如刀绞,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那个少年怎么办啊,一个人很孤单的啊……

我想象着他会触摸着自己的左眼,温柔的说着:这是他赠给我……最后的礼物了啊……然后泪水夺眶而出。

这样真的太草率了……随随便便就让一个人消失啊。

翻阅着漫画里两个少年最后的独白,依旧是在飘渺的意识空间。然后那个异瞳的少年说要永别了。

然后呢我就在内心对着那个赤瞳的少年说:挽留他啊,不择手段地挽留他啊!求你了,不是说他好像你的弟弟一样吗?那就不要让他消失啊!你不是主人格吗?上次也是那么容易就夺回了位置,那么可以让他不要消失吗?他也很温柔啊不是吗?至今为止替你扛下了那么多压力,所以不要让他消失啊,你有这个能力啊!即使没有,请说句遮挽的话语吧,“我不想让你消失”“请你永远留在我身边”“没有你赤司征十郎不是完整的”“我想和你一起取得胜利”“抱歉这种事情我做不到,再怎么说我是你的哥哥啊”“呐,留在我身边吧,一个人的话很孤单的”“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诸如此类矫情的话语,确实啊,放在哪里都显得老套,但求你了,稍微挽留一下吧,如果是你说的话他一定会留下来的………

我啊,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结局到这里了啊,少年们今后会微笑着,因为他们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真的。

那么,今后,你还会回想起吗,曾经那个为了胜利选择消失,和你相仿的少年吗?

还是说,他在你心中的印象,会被时光冲淡,最后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没有人将记得他。

太草率了啊………这样的消失,这样的胜利,这样的结局。

最后啊你会像我一样,祈祷着他的归来吗?为他的离开悲伤吗?一个人的时候会想起他吗?会为他流泪吗?

会的,对吧?

我无法割舍,两个少年只有是两个时才算完美。

太草率了……

可这就是现实,恶心的让人想吐的现实。

结局啊,真是个悲伤的词语。

希望某一天,那个少年能再度站在我们面前。

说着一成不变的台词:

“我当然是赤司征十郎啊。”

你不禁莞尔,张开双手紧拥着他,在他的耳畔,以你最温柔的声音作出答复:

“欢迎回来。”

这是幻想,永远无法实现的幻想……

【依旧随想】关于世界和平的愿望

我一直觉得自己只不过是隐藏于人海的普通人一样。最终会平淡地度过一生。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完全相像的两人,就好像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可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树叶,你真的会把所有的叶子看过一遍?

不过人类真的就像树叶一样那该多好?不存在纷争只是安静地进行光合作用,可这样的话彼此也不会有交集了吧。

就像《麦田的守望者》里的霍尔顿,我也曾厌恶这个世界,厌恶着一切。但或许是我把世界想的太悲观了,可霍尔顿对于世界的厌恶,难道不是对世界另类的爱?他还是喜欢写作喜欢音乐喜欢女孩的笑容,可我好像把一切想的太黑暗了。

这也难免吧,毕竟有光的地方也有阴影,而阳光下的人们总是死死地盯着阴影,害怕有一天那片黑暗会把自己吸进去一样。

那么那片阴影到底到底是什么?是人类的欲望?是战争?是人心的虚伪?我不得而知。

然后也没有多想,依旧过着自己平淡无奇的生活。

可我依然会厌恶,厌恶战争,尽管它和我没多大关系。

我也会悲观地想,是不是这个世界存在着某种定理,像能量守恒定律一样,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存在和平,和平只不过是类似于永动机的存在,只不过是人类飘渺又美好的幻想罢了。

但我还是想祈祷和平,因为这是我的愿望,或许也不仅仅是我的。

我有个朋友曾写下“我的愿望是宇宙和平”这样的话,说实话她清晰的字迹总让我自叹不如,因为比起宇宙和平,世界和平这种愿望真的挺渺小的。

但不管宇宙和平还是世界和平,都是渺茫的愿望,因为好像有人类存在的话,战争就未停止过。

《呐喊》是一首有着荒诞的歌词的歌,感觉就好像是某个少年对世界的抱怨一样,其中有一句是这样的:

“核弹在我们的头顶飞过,终于到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大概第三次世界大战确实是这样的光景吧。

那么我的愿望也一定像这首歌一样荒诞吧,毕竟作为一个普通人还抱着这样不现实的理想。

可如果每个普通人都抱着这种理想的话,是不是就真的能达成世界和平的愿望?

可是我们好像连这份资格都没有。

我的印象中曾读到过这样一个少年,他评论别人总是一针见血,可却始终无法为自己指出一条光明的出路。

“看着他人的悲剧降临的时候会可怜他,甚至会为他悲伤,但却不会伸出手,那不是善良,只不过是天真罢了。”

我记得他是这样说的。读到这句话时我确实把自己对号入座了。我也像许多人一样,隔着网络看着战争的爆发,隔着书感受战争的残酷。内心祈祷过和平,祈祷过“逝者安息”,可这也是我的天真吧,天真地以为只要祈祷就能迎来和平,祈祷便能使亡灵安息,可事实呢?世界真的和平了吗?亡灵们真的安息了吗?怜悯过后同情过后便钻入人海中继续自己的日常。

于是我发现,抱有这样愿望的我,真的是太天真了。

我从未经历过战争,我也从未亲手夺取和平,我从未堕入黑暗,我也从未苦苦追求着光的路径祈求能站在阳光下。可我从不曾珍惜过,和平也好阳光也好。抱着渺茫的愿望却从不为之努力。

或许,我真的该学会珍惜,可等到我真的学会的话,它已经不属于我了。

和平总是短暂的,至少对世界来说。这个星球自从人类诞生起就有着各种各样的战争,因为每个人都有着欲望。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愿意相信,层层欲望包裹着的是祈望。

人性本恶,可人性也本善。和平不是为我自身祈祷,而是为所有人,不管是那些处在战争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还是在阳光下享受雨露的人们。

悲伤的人们能迎来happy ending,幸福的人们能继续维持这份感觉。

这大概就是和平,不存在勾心斗角,不存在权衡利益的思索,更不存在战争。

我深知,光明的背后是影子,人心最纯洁的微光,被黑暗的欲望所包裹着。即使依然有战争,人们依然会勾心斗角,但我仍想祈祷,我仍想相信,世界终将会迎来和平的。

毕竟,虽然作为人海中的一滴水的我们,依然抱着天真的想法,可至少这证明着,这世界没有我们想像得那么糟糕,人心也没有我们想像得那么冷漠。

最后也该接近尾声了,这篇随想只是为了反驳一些自以为是的人罢了。以前读过许多认为随着时代发展,人心越来越冷漠的文章,但我认为,不管处在怎样的时代,人心总是温暖的。其实我也曾抱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也是个自以为是的人吧。最终得出的结论总算是推翻了过去的理论。有种终于解放了的感觉,从过去的牢笼解放的感觉。

关于这个世界是光明多一点还是黑暗多一点,人心是欲望多一点还是祈望多一点,我至今为止说的真相多一点还是谎言多一点,我最终还是不得而知。
但世界也好人心也好,你认为它充满阳光,那么你就沐浴在阳光下,你认为它和平,它终将会迎来和平。

这个世界没什么好的也没什么不好,一切全取决于我们,它在我们心中是怎样的,那么它便是那样的,所以,世界和平这样的愿望,至今无法从我的清单中消失。

希望我长大以后,也依旧抱着这个有点愚蠢又渺茫但确实那样美好的愿望,希望我长大以后,我仍然会庆幸我诞生于此,我心中的世界,仍然是光明多一点。

如果这篇文章能在您的心中激起波澜,那么便是我的荣幸,如果有所冒犯,那么抱歉。













随想

感觉最近太忙了都没办法停下来写随笔了。

而且因为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开始让我对这个社会甚至这个世界厌烦了。

我还没有踏入这个社会,可人心在我眼里早已变得琢磨不透了。就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失望了。停下来听一首歌却又充满了希望。

事实上让我产生这样的想法的还是一场宴席,我当时没有出席,所以一直后悔着。当时以学习为借口其实是想玩一会,但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所以往往以各种借口推掉啊什么的。

然后我妈回来后一肚子火,后来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某个亲戚在饭局上公然嘲讽我妈,当然说嘲讽好像也不对,因为那个亲戚事后说那只是开玩笑的。

啧,真是实力嘲讽。

然后呢,我外婆各种劝我妈不要放在心上,她只是开玩笑,一家人不要伤了和气啊什么的。

我说实话因为各种原因与我妈意见不和过,比如学习啊什么的。但是这件事让我很生气,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要是在场一定指着她鼻子骂。因为这已经不是什么晚辈要尊敬长辈的原则了。因为我一直只会尊敬我值得尊敬的人,不论辈分比我长或是小。

如今你作为长辈却侮辱我的家人,你凭什么这么做?而且事后还说这是开玩笑不要放在心上,凭什么?

啊那我可以这样理解吧,你说话有点直,让我不要放在心上,那我打人有点重,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表面装成家人的样子跟你打招呼,实则暗地里捅你一刀。而且事后拒绝道歉。

所以一到饭局我就想找借口开脱,因为谁知道酒杯相碰的一瞬间就有人捅你一刀。我现在都害怕看见那个亲戚了,因为我怕看见她我会控制不住情绪。

我不知道我打多少字,听多少次歌才能平复情绪。

但是想起这件事就觉得恶心,恶心的想吐。

当然或许不是这样的,或许也有许多人是愿意真心对待我的,我试着去相信着。但是我开始渐渐意识到,这件事或许错在我。

如果我当时不找什么狗屁借口,然后在饭局上实力嘲讽她来保护我妈,实力嘲讽什么的,只要我想就可以做到,毕竟就争吵来讲她还不如b站贴吧的小学生。但即使我在场也未必能站出来吧,届时,一定会有不少人认为我只是个晚辈怎么能以这样的口气跟长辈说话?

毕竟我家族里不少人还是持着传统的观念。

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因为我想替我妈向她索要道歉。如果再让我遇见她,我会一脸认真地说:

“因为你那天晚上的行为,请你向我妈道歉。既然我妈碍于面子不肯说,那么就由我来替她要回。因为我是她女儿。请你也不要再找借口了,因为无论你怎么说,在我心里你就是侮辱了她,你就应该道歉不是吗?”

但是或许我也应该感谢,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也不会想要变得强大,来保护别人,家人也好或者是朋友也好。

我想拥有能直面人心黑暗的勇气和能力,仅此而已。

如果这篇随笔能激起你心中的波澜,那么是我的荣幸;如果有所冒犯,那么我先在这里道歉。

【随笔】致A,我喜欢的人

今天,也依然无所事事着吧。

淡然的歌声回响着,真是怀念呢。

闭上眼,能看见你的模样哦。

假设,我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耳机里循环着我最喜欢的歌,慵懒的午后阳光今天依旧自顾自慵懒着,可是我却很清醒呐。接着,轻轻哼着我再熟悉不过的旋律。

伸出手的话,一定可以碰到天空吧。偶尔也会冒出这样天真的想法。

如果,你在我旁边的话,对于我愚蠢的动作,温柔的你一定会一笑而过吧。

呐,A,我们的感情好像淡了呢。

如果收到这样的话,你会怎样?是假装安慰我说“怎么会呢”,还是满不在乎地说“本来就这样嘛”

是啊,本来就这样,本来对你的感觉就仅仅停留在喜欢呢。说什么爱,那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这一点我很清楚啊,比谁都清楚。

因为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啊。

但是呐,我也曾像你一样轻狂过呢。但那只是曾经啊,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那是的自己太过愚蠢了。

时光流逝,我对你的感觉渐渐淡了,我无法窃尽光阴,无法让此刻无限延伸。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把你抛在脑后。

呐,A,知道吗,这是过去的我最害怕的事情呢。可那毕竟是过去呢,现在稍微看开点了呢,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终究要忘记,我希望未来的某一个时刻与你再度重逢的时候,望着你温暖的亦或冷静的红色眸子,不是绞尽脑汁地回想你的名字,而是能报之以笑并且稍微有点无奈地说:“这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人呢。”

如今,听着以前最喜欢的歌,真的好怀念,这种感觉你知道吗?你一定知道吧,就像你回想起与朋友们一起走在放学路上,就像你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你还是个普通的孩子时的事情。

察觉到了啊,再怎么说,我也有点成长了呢。只是,所谓的成长不应该都是快乐的吗?为什么到了我这边,却变得那样苦涩。

呐呐,温暖的旋律在耳边环绕的时候,稍微有点想哭呢。

A,我们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你也无法看见吧。可是啊,我看见了哦,你的成长,从最初到最后。我会为此而欣慰啊,真的。这个世界,就像个圆环一样,所谓一生,大抵如此。最后啊,你也能像最初一样展开笑颜啊,那真的是太好了。

看啊,看啊,看啊,看啊。

那么今天,那么此时此刻,你又在做什么呢?

是习惯性地与友人在靠窗的位置上对弈,午后的阳光将你的瞳仁映衬得那样温暖。思考棋局的同时无意间瞥见窗外的一片绯红,然后陷入浅浅的回忆中吗?

还是从某个少女口中得知“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时,露出略带嘲讽的笑容,头也不抬地计算着樱花飘落的真实速度。但是望着远处樱花大片大片地绚烂着,无意识或者是有意识地将这句话铭记?

又或者是,独自一人漫步过植满樱花的道路,思考着仍然无解的谜题。抬起头时花瓣铺满你的头顶,而你只是微笑着将它们轻轻拂去,却在偶然间记起某个少年想要看星星的愿望,接着陷入对那个人久远的思念之中,而你却只能强笑着说着:“代我向他问好。”并将他托付给他人?

我知道啊,A,为这样的成长,你又要牺牲那么多。从最初到最终,是多么坎坷,我知道的啊。

帝王也好绝对也好未来也好,那些将你束缚得无法动弹。所以啊,挣脱它们的那一刻,你会流下过去你认为是软弱的眼泪,你会展露你过去不曾露出的笑颜,你会学着放下,就像我一样。

摆脱了束缚你的王座;摆脱了黑暗无尽的深渊;摆脱了沉重的因果律。你变的冷静了,不再像以前一样说着过于狂妄的台词,不再像以前一样毫不犹豫,或许这样的你多了份冷静成熟,但果然还是让人觉得有点寂寞呢。

但是,和你一样,我终究要丢掉这些。丢掉这所谓美好却又苦涩的青春。年少轻狂终究也只是年少啊,我也终究会改变。所以啊,A,对你的感情,果然还是停留在喜欢吧。

因为啊,到某一天,我必须与你分别的话,我希望不要有那么多不舍,那一天之后,我们就会变得像陌生人一样。但是,A,我会记住你的名字。

过去我最喜欢的歌,有的如今也是喜欢着,而有的,已经腻了。

不过,我完全不用担心呐,你有人陪着呢。至少,拥有想要守护的人,心就不会那么冰冷了吧,就不会觉得表达善意是件困难的事了吧,就不会像某一次一样害怕失败而自我封闭起来了吧,也不会去为自己所爱的少年付出一切了吧。

我希望呐,能看见你微笑着与同伴一起,能主动地牵起某个少女的手,能坦率地表达自己的关心,能把那个少年放下了。我希望呐,不会在看见你露出那种绝望的神情,不会再看见你只有在陷入沉睡时才会浮现的一脸悲伤,不会再看见你再度被拉进黑暗的深渊,不会再看见你为了某个人赌上自己的性命。

这是我能为你想像的最完美的结局了啊,在我忘记你之前,A。

尽管我明白你不会看见,永远也不会,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过去喜欢的歌依旧循环着,我之所以仍然会去安静地倾听,那是因为你啊。

因为歌里唱的人,很像你啊。

所以,看不见也好,忘记也罢。我唯一需要铭记的是,我喜欢你,A。

对不起呐,仅仅是喜欢,但是呐,那可是喜欢啊。

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情感,只是见到你我便很开心了。

谢谢你,A,能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